首页  »  人妻女友  »  【黑幕:家的沦陷】(卷03)(61-75)作者:苦行加载中加载中
【黑幕:家的沦陷】(卷03)(61-75)作者:苦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325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61他要见你!  哈哈好好!  刘国培苦涩的笑了笑,枉费自己在妻子辞别后,还一直自责,一直深深的思念着她!可是没想到她却是这么的不想见到自己,这么的不愿意跟自己有任何瓜葛!这一切,原来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看来上次那个电话里的神秘人说的没错,妻子也许真的已经不喜欢自己了,从头到尾她所跟自己说的话,她的眼泪也许统统都只是虚伪的掩饰,是同情也许她早就已经沉沦,爱上了那个拆散自己家庭的萧青!  好,唐梓昕!既然你真的这么绝情,那我成全你!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像你那天晚上说的,不再有任何关系了!  爱情想要真正的走下去,一个人单方面的付出永远都是不够的,它需要两个人共同用心来维持!现在妻子已经不爱自己了,那又何必再坚持。所以在愤怒过后,刘国培也不准备在寻找妻子了,决定对这段与妻子将近十年的感情彻底放手!  退出qq,刘国培关上了电脑,同时也在心里决定选择慢慢忘记!妻子既然可以做到这么绝情,那自己又何必再为她伤心难受和思念不止呢?  只是他真的能够做到吗??  当然,这个问题其实很没有意义,因为,谁也不知道答案。  『兹兹——』,办公桌上放着的那个早上新买的手机突然在这个时候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金属外壳与白色烤漆桌面摩擦,发出一阵很刺耳的声音。  刘国培顺手拿起手机,放到了耳边,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等待着电话那头的声音,甚至就连来电号码都没有看。  「喂,刘总,是我!」原来是邓海打来的。  「什么事,说!」  「刘总,你现在有时间吗?要是有的话,你来一趟西城基地这边吧!」  「老邓,怎么了?有事直接说!」从他的语气中,刘国培能听出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也只能静下原本混乱不堪的心,来问问清楚。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武易那小子的事咱们不是放他出来了吗?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到医院见过了他奶奶后,就直接来到咱们基地说要见你!那小子现在还在基地门口大太阳下站着呢,问他话,除了说要见你,其他什么都不肯说!让他先进基地里面等也不肯,就是一个人默不作声的站在大门口,刘总你看」邓海满是无奈的说道,看来他是真的拿这个武易没办法了。  「一句话都不说?医院不是有我们公司员工在吗,你没问他们发生了什么?」听到他的话,刘国培也是觉得很奇怪,这个武易是怎么了?难道还是要报复自己?不过瞬间又推翻了这个推测,以自己的眼光来看,他不会是那种以怨报德的人。  「这个就更奇怪了,那小子一到医院找到他奶奶后,就把房间里的人全都赶出来了,就他跟老太在里面,没办法,他跟老太是祖孙俩,员工也不好意思阻止!但他也没待多久就出来了,出来后就说要见你,这不,追到咱们基地来了吗!那小子已经站很久了,我们说什么他都不理,实在是没招了,不然也不会」  「好,我来一趟吧!」也没有多想,刘国培就准备亲自去一趟了,虽然内心真的不想去,不过俗话说『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既然已经决定帮这祖孙俩了,那也不在意再多这一次。  随即关上电脑,不再去想妻子的事,起身来到洗手间用凉水沖了把脸,缓解一下心中的情绪,然后就来到楼下,开着车往西城赶去,不过这次开的不是妻子的宝马Z4,而是自己的那辆保时捷卡宴。  虽然已经快要步入金秋十月,天气也慢慢转凉。但是今天中海还是显得格外的热,灼热的阳光不断炙烤着大地。透过大开的车窗,甚至能看到空气中的那一丝丝热浪,不由让刘国培心里一股燥热,直到按上车窗,打开车载空调,在一阵阵凉风下,才略微好受起来。  半个小时后,『磁——』的一声,保时捷卡宴稳稳的停在了国昕集团西城基地门口。果然就像是邓海说的一样,刘国培一下车就看到基地大门口正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穿了件迷彩T恤的人,身板站的笔直,就像是一个在烈日下站岗的军人一样。  果然不愧是特种部队出身的!刘国培看着武易的背影,在心里面讚赏的说了一句。  这样的天气,自己做车里都有点受不了,更别说顶着烈日站着了,而且听邓海说他已经站了很久了!  正要往门口走去的时候,刘国培就发现邓海突然从基地门口的传达室朝自己这边跑了出来,原来他在那里等自己,还没走近,邓海那喘着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哎哟刘总,你可算来了!」。  「刘总,你看!武易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你说咱都不准备追究他责任了,他倒好,还来找我们!」邓海指着不远处的武易,语气无奈的朝刘国培说道。  「呵呵不急,马上就知道了!」刘国培微微一笑,然后朝站在门口的武易走了过去。              62彻底收服  走近后,可以看到武易已经汗流夹背,迷彩T恤也完全被汗水湿透了,毫无疑问他如果继续一动不动的站下去,肯定会失水过多,中暑的。  「武易,你不是要见刘总吗?现在刘总来了,有什么话说吧!」两人刚走到武易的面前,邓海就立马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看的出来他在刘国培来之前真的是很憋屈,现在好不容易可以一吐为快了,当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了。  不过他显然又失望了,因为武易压根就没有看他一眼,更别说回答他的话了,只是目光紧紧看着刘国培。  看到他还是没有搭自己话,邓海简直无语了,这小子就是个异类!只能在心里狠狠吐槽一下。  「武子,怎么了,找我有事吗?」看见武易一直看着自己,刘国培也没有兜圈子,看门见山的问道,不过却没有像邓海一样直接叫他名字,而是用『武子』来称呼,这个主要是因为刘国培对他的印象不错,特别是在看了他的档案以后。  出人意料的是,在见到刘国培后,武易还是没有说一句话,任然一动不动的站着,豆大的汗水不断顺着脸颊滑落。  「我说你小子怎么了?你不是要见我们刘总吗?现在人都来了,你又不说话了!」邓海见他还是没有反应,立马不满的说道,说实话他也是真的对武易有点不爽了。  还是没有任何回答。就在刘国培跟邓海觉得奇怪,想要再开口的时候。  突然!  原本在眼前挺胸站立的武易,慢慢的弯下身体,朝刘国培跪了下来!!  刘国培跟邓海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特别是刘国培,怎么也没想到武易会毫无预兆的给自己下跪!  「武子你」刘国培刚才一时间都有点反应不过来,现在好不容易才缓过来,连忙扶住武易想要把他拉起来,可是尝试了一下,他还是没有起来。  「老闆,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奶奶!」跪在地上的武易终於开口了,声音低沉的朝刘国培说道,虽然并没有抬头,但他的语气中还是充满了真诚,显然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在医院的时候,我都知道了,老闆,我对不起你!不但没有感谢,还打伤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老闆,我这条命现在就是你的了,要怎么惩罚,是杀是刮,你尽管来吧,我武易绝对没有一丝怨言!!」  听到这里刘国培跟邓海总算是明白了,武易为什么来这了,原来是『请罪』来了。  「哈哈你小子原来是因为这事啊,那你不用了,起来吧!我们刘总是出了名的大度,那会在意你这事啊!我说的对吧,刘总!」刘国培都还没来的及开口,邓海就在一边大笑着说道。  「武子,你能这么想,说明我当初不追究你的决定是正确的!起来吧,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你,我们公司多多少少也有责任!」看到武易能够浪子回头,刘国培也是很庆幸自己的判断,至少挽救了一个可能走上绝路的人。  刘国培没有再顾武易的想法,很坚决的把他拉了起来,「我当初救你奶奶和放你出来,不是为了让你跪在地上谢我的!我只是不想看着一个孝子毁在我手上,而且这对我来说就是举手之劳,所以,我并不值得你跪!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让你下跪,那就是你奶奶!」。  「走,在这站了半天,你也累了吧,跟我一起进去!」说完刘国培就带着武易跟邓海往基地里面走去。  刚走近基地大厅,就能感受到在中央空调作用下产生的那股透心凉意扑面而来,让人很是舒爽。刘国培三人在大厅的豪华接待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又让人送了点切好的冰镇西瓜过来。  「来,吃点,我说你啊,也不用再去想那些事了,都过去了!」看到武易还有点拘谨,邓海很大度的主动递了一片西瓜给他,完全忘记了刚才好像还对他很不满来着。  犹豫了一下,武易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尽管没有说话,但从他微红的眼眶可以看得出来,他心里很感动,发自内心的感动!  虽然他曾今是一个有着无数荣誉的特种军人,可是在外面谁又知道呢?也许就像是老太太说的一样,别人不但不会佩服他,反而还都因为他做过牢,用有色眼镜来看他,满是歧视,从来没有人真正把他当一个正常人来看待!  在刘国培跟邓海的真诚下,武易也终於打开了心结三人慢慢聊了起来,从对话中,刘国培才知道原来武易并不是本地人,而是从外地搬来中海的,准确的来说是到中海来避难的!  以前他家是在东北一个叫遵予的小县城,那时候他父母还在世,他则在部队里服役。后面也是因为房地产开发,他家的房子被纳入当地的一次拆迁,不过他父母因为不满足赔偿计划,一直不愿意搬离,成为了『钉子户』,没多久两人就突然死於一场很蹊跷的车祸。在两人死后第二天他家的房子就被拆除了。  武易从部队听到这个消息后,知道父母的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奶奶也需要人照顾,所以他选择了放弃大好的前程,从特种部队退役。回到遵予后,一心想要给父母讨回公道,可是无论他怎么上访,怎么投诉,都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反而还面临一次又一次的陷害!  在贪官与奸商的勾结下,最后忍无可忍的他为了给父母报仇,选择了暴力,到黑市上买了一把枪,给了那位开发商跟县里负责拆迁的副县长一人两枪,然后就到公安局自首去了。不过也许是那两人命不该绝,居然都没有死!但也正是因为这个,武易才捡回了一条命!部队的领导听说了他的事后,非常的惜才,最后在他们的运作下,只被判了7年,不过只做了4年牢就由於立功,减刑出来了。出来后为了担心报复,武易跟奶奶就搬到了中海,用父母死亡的赔偿款,买下了现在的那栋破房子。  就是由於父母都死在奸商与贪官勾结下,武易才会在那天早上看到奶奶躺在拆迁的工程车下,突然像发了狂一样!问都不问就直接动手!  刘国培现在也知道了为什么早上武易在武警支队审讯室听到自己身份的时候会发疯  的说想要杀了自己。  「妈的,那种人是该杀!真是丢我们开发商的脸!武子,你做的对!」邓海在武易讲完他的故事后,气愤填膺的说道,同时对他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中变了。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刘国培倒是显得很淡定,语气平淡的问道,因为这个社会从来都是这样,每天都有像武易身上的这些事情发生。  「不知道,在中海像我这种有前科的人,也找不着什么工作!我想等奶奶身体稍微好点后,我就带她离开这吧!」武易摇了摇头,然后很落寞的说道,同时语气中能听出来他对奶奶的那种愧疚之情,好像是觉得没有照顾好老人。  「你奶奶知道你在我这上班的事是骗她的吗?」  「不知道,我看她很开心,不忍心说!不过我不会连累老闆你的,我会尽快告诉她真相!」  「说的好!你是要告诉她真相,你回去就告诉她,你已经被我们公司录用了!」很平静的说完这句话,刘国培就直接起身走了,留下了邓海跟武易还呆坐在沙发上。  「老闆是什么意思?」显然武易对於刘国培最后这莫名其妙的话,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小子白癡啊!这都不明白?这个意思就是你现在真正的被我们录用了!不再是骗你奶奶的话了,刘总让你坦坦荡荡的告诉你奶奶!」邓海一开始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后面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连忙笑着大声说道。  谢谢!总算明白过来的武易看着刘国培离开的身影,再一次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同时也暗自立下誓言,以后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都一定会好好报答他,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现在的刘国培怎么也没有料到今天的这个举手之劳,会在未来的日子里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  63妻子又在骗自己?  当然,武易在想什么,刘国培不会知道,而且也不想知道。说实话,帮助他只是出於同情,并没有想过要他来回报自己。  既然现在武易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与西城业主的『三天之约』只要补偿款到位,就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而刘国培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走出基地大厅后,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劳力士手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刘国培打算再去一趟医院,看看父母还有女儿佳佳,他们对自己来说比什么都要重要!  但是天总是那么的不随人意,就在刘国培准备先放下工作去医院好好陪陪家人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自己的好兄弟孟远打来的。  「喂,孟远!」好兄弟打来的电话,刘国培当然不能不接了。  「国培,你在干嘛呢?」  不知道为何,电话那边孟远的语气显得很怪异,可具体怪在哪里刘国培又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很不正常,下意识的问了下,「我在公司啊!怎么了?」。  「那梓昕嫂子在你旁边吗?」孟远突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在公司呢,梓昕怎么会在我身边!孟远,你今天怎么了?奇奇怪怪的,你小子有话就快说!怎么磨磨唧唧的?」刘国培很直接的对他说道。  「国培,你要是相信我,你现在马上给梓昕嫂子打电话,你问问看她在干嘛?就现在打,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印证一下!」电话那边的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又传来孟远的声音,不过这次他的语气显得很果断,很认真。  「你到底要印证什么?你小子跟我还遮遮掩掩的?」刘国培很不爽的说道。  「国培,我不是有意不说,你相信我,我都是为了你好!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跟梓昕嫂子的感情最近没什么问题吧?」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隐约中刘国培觉得孟远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不由又联想到妻子的事,本能的问道。  「哎算了,我也不瞒你了!国培,今天下午吴台长又被人接出去了,我一路跟踪他,然后到了一个高档小区,就在刚才,你知道我在这小区里面看到谁了吗?  我我看到「孟远在那边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什么话说不出口一样。  「你看到谁了?」压低声音缓缓的问道,同时一种不祥的感觉突然在刘国培心中浮现。  「我看到梓昕嫂子跟一个胖子两人手挽手很亲密的走在一起!!」电话里孟远的这个声音彷彿来自地狱,再一次将刘国培打入深渊!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肯定不会是梓昕,你一定是看错了!!」缓了一下,刘国培马上又推翻了孟远的说法,很坚决的说道,一定是他看错了,妻子明明已经离开中海了,离开自己了,怎么可能会在孟远说的小区里跟别人牵手呢?  「我也就是担心这么久没见过梓昕嫂子,会不会是我认错人了,所以我才问你她在不在旁边的!两人两人真的是太像了!」孟远听到刘国培这么说也有点不确定,毕竟他也是一两年没见到唐梓昕了。  「梓昕她她出差了,现在人不在中海!你是在哪个小区看到的」犹豫了一下刘国培还是没有告诉孟远自己跟妻子分手了,只是简单的强调了下她不在中海。  「出差了?那就奇怪了,难道真的是我看错了吗?」孟远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像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因为那个女人在他印象中跟唐梓昕是一模一样的,难道世界上真的能有两个不同的人长的如此像?  「你是在哪个小区?」刘国培又问了一下。  「就在离香兰街不远一个叫做『水云间』的小区!」  听到香兰街这几个字,刘国培心里本能的一沉!怎么又跟香兰街扯上关系了?真的只是巧合吗?「梓昕嫂子跟一个胖子手挽手亲密的走在一起!」脑子不由自主的又出现了孟远的这句话。  心中的那种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那个胖子会不会是萧青?难道孟远并没有看错?妻子会不会根本就没离开中海,而是跟萧青在一起?!!  刘国培不敢再想下去了,只是在内心祈祷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推断,希望妻子最后这一次并没有骗自己!  「国培,又出来了!」突然,孟远在电话那边压低声音,略带激动的说道。  「什么出来了?」刘国培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正觉得奇怪。  「就是梓昕嫂子哦,不,是那个特别像梓昕嫂子的人,她一个人从楼上下来了!!」孟远说话的声音显得很紧张。  「真的?你千万盯紧了!我马上就过来!」听到他的话,刘国培连忙叮嘱道。  「放心,我会看住的,国培你赶快过来!」  『嘟——』的一声,没有任何迟疑,刘国培挂断了电话,然后直接发动自己的保时捷卡宴,油门一踩到底,瞬间,卡宴就像一匹脱韁的野马沿着公路飞驰而去!  梓昕,希望你并没有在离别的时候还骗我一次!希望你不会伤我伤的这么彻底!刘国培再一次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64坐实推测!  当刘国培见到孟远的时候,是在云水间小区门口一家叫做『清缘』的高档茶楼。  从名字就能看的出来,这是一家很雅致的茶楼。走进里面,可以发现它跟别的茶楼有很明显的区别。不像其他的茶楼,为了利益,里面的佈局大多是那种空间很大,能够摆下很多茶座的四方形。而清缘茶楼里面却是狭长的一字长条形,整个茶楼都只有一排茶座,而且都是靠窗户的!  可以想像的出,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如果坐在清缘茶楼,点上一杯香茶,一边细细品茗,一边看着街角的景色,那一定会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  当然这些对於现在的刘国培和孟远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两人此刻的心情完全不在这个上面。  「孟远,人呢?不是叫你盯着吗?」说实话被孟远拉到这里来,刘国培现在还有点莫名其妙。  「我本来是一直盯着她的,可是她出来后没过多久就又上楼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她身边还时刻跟着两个装黑色西装的男子,好像保镖一样,我也不敢太过靠近,怕被发现了!」孟远愧疚的说道,显得很郁闷,知道这件事情是他没有办好。  「那算了吧!也不能怪你!」沉默了一下,刘国培慢慢的说道。虽然对於失去这个机会,有点失望,但是也没有真的去怪孟远,因为对於自己的兄弟刘国培是再瞭解不过了,以他的脾气,只要还能有一丝可能,他都会继续跟踪下去,不然也不会选择记者这个职业了。所以既然他选择了放弃跟踪,那就说明是完全没有机会了!  「不过国培,我趁他们没发现的时候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孟远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急切的说道。  「拿来看看!」就在刘国培原本都以为要一无所获的时候,耳边传来孟远的这句话又给他带来了一丝转机,没办法,在失去跟踪机会的情况下,现在任何的信息都显得异常重要。  孟远也没有在墨迹,直接掏出了手机,按了两下然后递给了刘国培,「怕他们发现我不敢用相机拍,只能用手机偷偷的拍了几张,离得有点远,可能有点不清楚!」。  接过手机后,刘国培立马把目光落在了屏幕上。一眼就能看出这些照片就像是孟远说的一样,都是离得很远拍的,很不清楚。  第一张照片只是一个女人的侧脸,披肩长发,短袖修身V领白色打底衫,黑色低腰牛仔裤,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无疑,前凸后翘的很是诱人,但是面部细节看不清楚,不能知道到底是不是妻子,所以刘国培只是扫了一眼就没有继续看,而是翻到了下一张。  从第二张开始,连着几张都是从后面拍摄的,而且照片中不止女人一个人,还多了一个身材肥胖的胖子,两人并排的走在了一起,胖子的手从后面搭在了女人性感的翘臀上,隐约中似乎能够看到照片上那只粗大的手正在上下动着,哪怕看不清女人的脸,但光凭那傲人的身材,就可以感觉的出来那个胖子肯定是很享受的!而从这几张照片中好像看不出女人有一丝反抗的意思!!  背影、背影、还是背影!一张接着一张妈的!没有一张正面的!刘国培不由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些照片真的让他看的很不爽,虽然照片里的女人从身材来看倒是跟妻子唐梓昕很像,但没有看到正脸前,刘国培心里面始终有一丝侥倖,此刻真是恨不能把照片中的那两个人身体扳过来!看看里面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妻子!  现在这样模模糊糊,像又不像,不能确定,看的很是难受!  其实说心里话,刘国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自己跟妻子提出离婚的,而现在妻子也已经离开了,按道理两人应该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无论妻子现在跟谁在一起,是不是爱上了别人,这些都跟他再没有一丁点关系!可是不知为什么,在一听到孟远告诉自己的这个消息后,刘国培心里不由自主的很难受,一阵阵刺痛与苦涩!同时还有的是深深的不甘,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深爱的女人会爱上别人!  在心里面,刘国培潜意识的认为妻子就是属於自己一个人的,哪怕是分手了也是这样!所以才会这么迫切的想要去弄清楚,想要知道妻子说的辞别是不是在说谎,想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别人!  说是男人的自尊也好,说是心理不正常也罢总之,此刻的刘国培就是这么想的,这,就是他心里面最真实的想法!  继续拨动屏幕,往后移动着最后的几张照片,希望能从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终於在移动到倒数第二张照片的时候,刘国培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注意力也落在了现在眼前出现的这张照片上!这张照片的清晰度比前面的强了很多,拍摄距离应该近了不少,虽然照片上的人还是那两个人,但是从上面,刘国培发现了两个很重要的细节!而这两个细节也彻底让刘国培跌入了谷底!  第一个就是在这张照片里穿着青灰色衬衫的胖子把手上的袖子给撸了起来,从他搭在女人翘臀上的大手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有一个青色的纹身!!尽管纹身的样子具体看不清楚,但刘国培还是脑子一惊,马上联想到了萧青!孟远见过女人的正脸,说跟妻子唐梓昕特别的像,然后这个胖子手臂上又恰好有青色纹身!刘国培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所以很有可能这两个人就是妻子唐梓昕跟萧青!!  而且另外一点算是彻底印证了刘国培的推测,那就是女人手上的那个挎包!挎包的牌子看不出来,但是无论是大小还是颜色都跟妻子辞别自己那天提的那个爱马仕的包很像!最最重要的是,它上面挂着的那个手链!!  刘国培清楚的记得妻子每次换包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大学在工地干活赚钱第一次送她的那个手链挂在包上,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国培,这样我就能时时刻刻都感受到你陪在我身边了!」。很不巧的是照片上这个女人的包上也挂了一串手链  很多的可能慢慢构成了必然。  面貌与身材极其相似,胖子手臂上的纹身,挎包上手链这种种迹象都毫不留情的指向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照片上的男女就是妻子唐梓昕跟萧青!!像。  65当局者迷?  「国培,你怎么了?没事吧?」孟远看到前面还一直好好的刘国培突然呆滞住了,一动不动的看着手机屏幕,不由疑惑的问道。  刘国培缓缓的抬起头,后仰在椅子上,看着茶楼的天花板,嘴里慢慢的吐出了几个字,「这个女人」,声音显得很低落,「是梓昕」说完话后,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满是照片上那刻有纹身的大手搭在妻子被牛仔裤紧裹着的翘臀上的场景。最让刘国培接受不了的是,从这些照片上看不出来妻子有一丝的反抗!  「什么?真真的是梓昕嫂子?」尽管早有这个猜想,但在从刘国培口中亲自确认后,孟远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在他的印象中刘国培跟唐梓昕一直是朋友圈里的模范夫妻,而且他们从大学就开始相爱一直走到今天,从来没想过『出轨』这两个字会出现在他们身上。  「其实我跟梓昕,已经分手了!」  「怎么会这样?国培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要说前面知道那个女的是唐梓昕后,孟远只是不敢相信,那么现在在知道他们居然已经分手后,简直就是震惊了!  原本是不想把自己跟妻子的事说出来的,但是此刻的刘国培心里很压抑,特别想要找个人来诉说自己心中的烦躁,慢慢的他把这段时间发生在自己跟妻子身上的事告诉了孟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两个小时后,太阳都已经下山了,刘国培才慢慢停了下来,而孟远在听完刘国培的话后,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无法想像这段时间居然在唐梓昕与刘国培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国培,你真的舍得就这么放手吗?」两人从大学就是一个寝室的,而且当初孟远还帮过刘国培追求唐梓昕,所以他当然知道刘国培有多么的爱唐梓昕,总觉得两人是天生的一对,很不希望看着两人就这么走到尽头。  「呵呵这已经是没有选择的事情了!爱情是不能勉强的!」刘国培默然的说道。  「不,不是的!国培你仔细想一想,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露着古怪吗?」孟远很决然的朝说了这么一句奇怪的话。  刘国培没有说话而且略带疑惑的看着孟远,好像是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首先,以我对梓昕的瞭解,她爱你绝对是胜过爱她自己的,所以她不可能会爱上别人!你想一下,当初她为了跟你在一起,不惜与父母决裂,放弃了原本公主一样的生活,跟你过着苦的不能再苦的日子,都没有一丝怨言,那她怎么可能会爱上别人呢?」  「这个问题我又如何知道,也许生活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我们每一个人吧!」  刘国培沉默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  「不,我不这么看,我觉得国培你是当局者迷!!」孟远再一次很果断的反驳了刘国培。  「什么意思?」  「你想一下,如果梓昕真的喜欢上那个萧青了,那她为什么在你提出离婚后,还三番五次的哭着想要跟你重新开始呢?直接答应你的离婚提议不是正好吗?」紧紧的看着刘国培,孟远一字一句的说道,样子很认真,完全跟他平时的形象不一样。  「第二点,就像你刚才说的,在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的情况下,你们分手了,那就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那为什么她还要最后在辞别短信里欺骗你呢?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既然已经分手,她就没有理由再去骗你!可是事实上她确实这么做了!你不觉得很古怪吗?而且梓昕嫂子那么爱佳佳,就算跟你分手,她也不可能连佳佳都不提一下,就一个人走了啊?不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孟远的这些话,刘国培似乎觉得下午在书房里发现妻子qq被删了时,那个离自己很近,但却又一直抓不住的关键点,再一次隐约的出现在了脑海中,总觉得这个点是所有问题的关键!只要想明白了这点,就什么都清楚了,可当自己想要真正抓住它的时候,却还是无从下手。  「最后一点怪异的地方就是今天的事,梓昕刚才一个人出门的时候一直有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跟着,前面我还觉得奇怪,按道理云水间这么高档的小区,治安肯定特别好,完全用不着保镖,而且梓昕还是一个女人,肯定不会有什么仇人啊!不过如果她是梓昕的话,那就可以解释通了!正是因为梓昕并不爱这个萧青,所以他才派人跟着她,这也许就是一种变相的监禁!!」孟远突然压低了声音,看了看四周,然后把头凑到了刘国培旁边,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刘国培终於愣住了,脑子里不断思索着刚才孟远说的话越想越觉得似乎有道理,难道……  「孟远你是说梓昕她」  「国培,我觉得梓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她肯定还是爱你的!」孟远再一次非常坚决的说道,「你之所以一直想不通,我认为是因为你在逃避!没有去真正直面这些问题!已经当局者迷,走进了一个误区,先入为主的就认为梓昕出轨了!」。              66谋定而动  难道真的会是这样的吗?听了孟远的分析刘国培不禁在心里面问道。  「国培,这虽然只是我的个人看法,但是我觉得不管我说的是不是正确的,你都应该至少找梓昕当面问个清楚不是吗?万一真像我说的一样,那她现在的处境不是很危险吗?也许她正等待着你去救她也说不定啊!」孟远知道刘国培现在心里面肯定很纠结,所以又一次劝说道,因为自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他跟梓昕两人都是深爱着对方的,真的不希望他们就这么走到尽头了。  孟远说的对,最近发生在妻子身上的事情到处都透露着古怪!很多事情仔细想一下,真的就像孟远说的一样,完全说不通,总觉得似乎妻子身上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自己还不知道!而这也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不行!自己得再去见妻子一面!就算她真的已经不爱自己了,那也必须要把心中的疑惑弄清楚!刘国培突然在心里下定决心的说道。何况万一妻子要是真的像孟远所说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肯定很危险!一想到妻子整天将要面对的是萧青那种人,刘国培马上就有点坐不住了,恨不能马上就把妻子拉回自己身边!  「孟远,谢谢你!你说的对,也许我真的是一直都在逃避关於梓昕的事,我是应该再去见她一面,无论结果如何!」这次刘国培一反前面的落寞,抬起头很坚定的说道。  「嘿嘿国培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跟我还说这些?」看到自己的好兄弟终於是走出了心里的误区,孟远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不过,国培,咱们现在虽然知道梓昕在哪,可是我们怎么才能见到她呢?萧青连她出门都派人跟着,可想而知那栋房子我们也许连靠近都不能,更别说见到梓昕了!」这个时候孟远又回复了以前那副什么都不懂的老样子,跟刚才那个看透一切、义正言辞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这个先不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摸清楚这里的状况,只有知己知彼才能做出正确的行动!对了,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说是跟踪吴台长来这里的?」刘国培突然又想起了前面电话里孟远说的话。  「嗯,是的,下午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来酒店找他,我从他们出门后就一直跟踪,然后来到这里了,不过后面看到梓昕后,我就没有再管他们了,但是他们进的房子,离梓昕那栋也不是很远!」孟远回忆着说道。  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难道又是张伊一?本能的刘国培觉得孟远说的这个女人就是妻子最好的闺蜜张伊一,因为自己在天府酒店就曾经撞破过他们两人的奸情!所有这个女人不出意料肯定也是张伊一。  联系起以前关於两人的种种事情,刘国培当然不会傻到认为他们是无意中刚好也来到了妻子所在的这个小区,毫无疑问他们是跟萧青一夥的,来到这里也是早就定好的,而且肯定对这里特别的瞭解,自己说不定可以通过他们来瞭解到一些情况!  「吴台长跟那个女的离开小区了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现在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但是刚才我们进茶楼的时候,他们两个肯定是还在小区里面!」孟远如实的回答。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两人在这已经坐很久了,外面发生了什么当然是不能知道的,「不过那个女的跟吴台长来这里的时候开了一辆本田雅阁,咱们可以去看看那辆车还在不在,就知道他们有没有离开了!」停顿了一会,孟远又接着说道。  「好,那咱们走!吴台长就是我们的突破口!」说完刘国培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突破口?对於刘国培的这句话,尽管孟远不是很理解,但还是完全信任他,相信他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的,当下也跟着他离开了茶楼。  果然当两人来到吴台长进的那栋房子前,在露天车位上看到了那辆本田雅阁,这说明他还在里面并没有离开小区。  「车还在这,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孟远往四处看了看,轻声嘀咕了一句。  「走,出去再说!」看到了车子在这后,刘国培心中计划的第一步就已经达到了。  晚上七点,天已经慢慢暗了下来,街道上的路灯也散发着柔和的光线,开始了一晚上的工作,而刘国培跟孟远此刻也安静的坐在保时捷卡宴上,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国培,我们难道就这样一直等下去,万一」  「你是不是担心吴台长压根就不会出来,我们兴许只是白等?」没等孟远说完,刘国培就主动替他把剩下的话接上了。  「是的,而且还有一点,我们等他出来,到底有什么用呢?」看到刘国培知道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孟远也就没有再掩着,索性直接问道。  「你说过吴台长平时在台里是一个很正直的人,而据我所知他可不是这种人,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他隐藏的太深,瞒过了你!所以像他这种城府极深的人,肯定是不会轻易在外面过夜的,特别是他还是这次中心电视台的负责人,如果在这里过夜,那不是给人留下把柄吗?我断定他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他肯定会出来的!」刘国培讳莫如深的朝孟远解释道,「至於他的用处吗?很重要他会是我们瓦解萧青他们的突破口!」。  67你能怎样?  听完刘国培的解释,孟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也就不再说话。两人就这样继续坐在车里等着。  事实最终证明了刘国培的推断是正确的,晚上9点左右,坐在车里的刘国培跟孟远终於看到那辆本田雅阁从小区大门驶了出来,当雅阁经过卡宴的时候,接着路灯可以看到里面坐着的果然是吴台长!  待雅阁稍微走远一点后,刘国培也发动了自己的保时捷卡宴,远远的跟了上去,怕被发现,刘国培一路上都刻意的把车距保持的很好。  半个小时后,雅阁在距离天府酒店还有一段路程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很快就从车上面下来了一男一女,男的体型微胖,前面头发有点秃,自然就是吴台长,而那个女的也算是露出了面目,果真是妻子最好的闺蜜张伊一!!  刚从车里走出来,两人就忘情的搂在了一起,亲密的接起吻来,而且还可以看到吴台长趁机把手从张伊一的卫衣下面伸了进去,一下又一下的动着!  不过这一切都被刘国培用孟远的相机统统给拍了下来!这些照片也将成为刘国培拿下吴台长的一把致命武器!  两人一直在那调情了十来分钟才慢慢停了下来,吴台长倒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不停的伸手挑逗着张伊一,但在张伊一轻轻的拍了他几下后,还是安稳了下来,最后两人深情的亲吻了一下,张伊一就开着本田雅阁走了,而吴台长则朝前面不远处的天府酒店步行而去。  「孟远,要不你先下车吧,我得找这个吴台长一次,可能会影响到你!」刚发动车往前开了几米,刘国培又突然停了下来对孟远说道。  「没事,国培我陪你一起去!如果没谈成,大不了这工作我不干了呗!正好我也不想一直干一行!不要紧,你该干嘛干嘛!」孟远在一边很爽朗的说道,没有一丝勉强。  听了这句话,刘国培心里很感动,认识孟远这么多年,当然知道他有多么喜欢记者这个工作,可是现在他仅仅只是为了在旁边支持自己,就宁可冒着丢掉心爱工作的风险,这就是真正的兄弟情!  这份情,刘国培会深深的藏在心里,当下也就不在矫情,继续开着车往前面驶去,在超过吴台长后,突然方向一打,停在了他的面前!  打开车门,刘国培跟孟远走了下去。  被车子突然挡住道路,吴台长正觉得奇怪的时候,看到两个人从车上下来了,当看清楚来人面目后,不由奇怪的喊了一句,「孟远?」。  「呵呵吴台长你好!」刘国培拿着相机来到他面前后,微笑着说了一句。而孟远则并没有开口说话,被吴台长认出来后,他多多少少都还是有点尴尬的。  「你是」吴台长在脑中想了一会,确定没有见过刘国培,便开口问道。  「一个小人物而已,吴台长不用知道!我爱好摄影,刚才无意中拍到了一些不一样的风景,想跟吴台长你一起分享一下!」说完刘国培直接把相机递到了他的面前,跟这种城府很深的人打交道,遮遮掩掩是没有什么用的,你必须快、狠,一击就命中他的死穴!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在与他的交流中佔据主动地位!而现在对於吴台长来说,他的死穴当然就是这些照片了。  吴台长下意识的朝递过来的相机看去,随着刘国培手的移动,一张张他刚才跟张伊一接吻和调情的照片出现在眼前瞬间吴台长震惊到了极点!用手颤抖的指着刘国培,「你你卑鄙!」,脸也似乎由於隐私被曝光而涨的通红。  「不敢当,说到卑鄙,我是远远比不上吴台长你的!我是正大光明的来,而吴台长你却是杀人不见血啊!」刘国培讽刺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对他的不屑。  「好啊,孟远你小子居然敢勾结别人设计我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告诉你」也许是感觉出来了刘国培不好对付,吴台长连忙又把话题转移到了一旁不说话的孟远身上。  原本还忍着,不想说话的孟远,看见吴台长居然还主动找上自己,而且直接就开骂了,这下也算是让孟远彻底的火了,还不等他说完,那暴脾气就上来了,「我怎么了?啊?!吴建新你他妈的敢做难道就不敢当了?你还是个男人不?连老婆孩子都有的人了,还一到中海就找情人!威胁我?我就拍了吧,你能把我老子怎么样?信不信我明天就把这些东西送回台里去,看看到底是你不想活,还是我不想活!」。  本来还想拿孟远出气的吴建新实在是没想到他会向自己回击,顿时被他这几嗓子给吼懵了,一下子呆在了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68难道他疯了?  「你们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个时候吴建新才反应过来原来两人今天是蓄谋已久,吃定自己了。本来想要反击,可是一想到把柄正在他们手里,立马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如果这些照片真的被传回到了台里,那毫无疑问自己将永远都不可能再有竞争中心电视台一把手的资格。  「吴台长有一点,你可以放心!对付你,对於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我今天找你只是想要跟你谈一笔合作,一笔对於你有利无害的合作!只要你肯配合,我保证这些照片除了我们三个,永远不会出现在第四人面前!」刘国培感觉威胁已经差不多了,是时候给他点好脸色看了,而且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的出来,他的心理防线快瓦解了。  「什么合作?」吴建新感觉到这才是两人的最终目的,顿时一脸警惕。  「上车谈?请!」刘国培朝旁边的车做了一个手势,走过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向吴建新示意了一下。  看了看满是神秘的刘国培和一脸愤怒的孟远,吴建新知道自己除了上车外,已经没有选择了,歎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坐到了车上。  「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算我求你们了,直接说,好不好!」坐在车上的吴建新心里七上八下的很没有底,至於刘国培刚才说的对自己有利无害的合作,他是完全没有认真看待,开玩笑,都已经威胁到自己脸上来了,还有利无害?现在只希望他们能够放过自己,不再纠缠,就可以了。  「怎么了?心虚了?」孟远在一旁嘲弄的说道,自从刚才脾气上来后,他就彻底没有打算再克制自己了,对於这种人完全没必要客气。  「吴台长真是好眼光啊,刚才那个女孩长的确实很漂亮!不知道她是谁呢?不过在回答我之前,我建议吴台长你想想清楚!千万不要尝试着说假话,不然你会后悔的!我保证!」刘国培并没有急着问自己想知道的事,而是准备先试探一下他看看。  「问你话呢!没有听见吗?」等了一下,见吴建新还是没有回答,孟远不由推了他一把,狠狠的瞪着,粗声催促道,语气很是不善。  妈的!孟远你小子别落到我手上,不然我一定整死你!看到以往在自己面前规规矩矩的孟远,现在居然都已经骑到自己头上来了,吴建新不由在心里把他骂了个千八百遍,如果想法可以杀人的话,他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她是中海电视台的一名主持人,叫张伊一!」对於这个问题吴建新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刘国培记得孟远说过以前在吃饭的时候,吴建新提起过他是第一次来中海,所以他以前根本不可能认识张伊一,只能是在来中海后才发生的。  「我刚来中海的时候,在与中海电视台接触的过程中,认识她的!你能不能痛快点,想要怎么样直接说好吗?」说了半天,吴建新对两人的目的还是一点底都没有,心里很不安,不由显得有点烦躁了。  「好,吴台长果然爽快!那我直说了,我想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从前面的两个问题可以看出吴建新应该没有说谎,刘国培也就不打算再跟他兜圈子了。  「什么事?」吴建新忐忑不安的问道,总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  「我要你帮我对付萧青还有王良!」刘国培停了一下,然后看着他,一字一句,缓缓的说道。  刘国培的这句话,算是让吴建新瞬间愣住了,目瞪口呆的,半天没有说话,好像整个人还没有从他的话中反应过来,同时也知道了,这才是眼前这个让人看不透的年轻人找自己的最终目的!!「你你到底是谁?」良久,吴建新才颤抖着声音问道,实在是不敢相信刚才的那句话是出自他之口。  「呵呵我?我就是那个你一直都在暗地里对付的人!我想你也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叫刘国培!」刘国培戏谑的笑了笑,既然萧青跟王良他们已经在明目张胆的对自己下手了,那现在还隐瞒自己的身份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但不如直接跟吴台长说,这样说不定还能收到奇效。  听到这句话,此刻,吴建新才终於算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  「原来是你那这一切就好解释了!没错,我确实是暗中对你下过套,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  「说!」刘国培淡淡的说了一句,很平静,好像一切都已经在他掌控之中一样。  「你今天既然处心积虑的来设计我,那你肯定也知道我跟王书记他们是一起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敢跟我说这些?难道你真的以为几张照片就可以彻底控制住我吗?」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说开了,吴建新反而更有底了,前面的那种不安也逐渐消失。  「哈哈吴台长你错了!我从来都没有认为过能够通过简简单单几张照片控制你,而且我也没想过控制吴台长你,我是把你跟我放在一个对等的地位来谈合作的,如果合作是建立在威胁的基础上,那么这样的合作毫无意义!所以这些照片嘛」说到这里刘国培按下车窗,然后在吴建新跟孟远疑惑的眼神中,把拿着相机的手慢慢伸到了车窗外,「只是个玩笑!」话音刚落,刘国培就把相机朝大马路上抛了出去。  「国培,别扔!」孟远刚刚开口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啪——』的一声,相机瞬间就被公路上来往的车辆碾的粉碎!  吴建新也是被刘国培这突然的动作,给搞懵了,实在不知道他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他不是要靠这些照片来威胁自己吗?怎么还主动把它给扔了?难道他疯了吗?              69心理的博弈  刘国培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把这个相机给扔掉了就意味着他失去了让吴台长妥协的筹码。但他之所以坚持这么做是有自己道理的,这些照片确实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让他妥协,但是这并不能影响到吴台长的根本!也就是说,如果把他逼急了,他很可能会跟自己撕破脸,死磕到底!  吴台长是一个深谙处世之道而且城府极深的人,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他是一个老狐狸!如果想要跟这种人合作的话,千万不能靠胁迫来让他妥协,不但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还会把自己置於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因为他随时都可能在后面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咬』上一口!所以如果想要合作,就必须得让他真正的从心里面愿意!  同时这种人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在他们心中永远没有盟友这样一个概念,他们眼中只有利益!只要你能让他看到更大的好处与利益,那他随时都可以站到你这边!这也就是为什么刘国培明明知道他跟王良和萧青是一夥的,还选择来把他当做破除黑幕突破口的原因!  虽然这么做是有很大的风险,但风险越大,同时得到的回报也就可能越高!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永远都不要去期待不冒风险就能成功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你身上!所以刘国培愿意赌这一次,他相信自己已经看透了吴台长的本性,有把握能够驾驭住他!  拍那些照片仅仅只是为了给吴台长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惹的,希望他别跟自己玩花招,而现在这个目的很明显已经达到了!  「吴台长,刚才只是一个玩笑,我向你道歉,请你不用在意!以前你为了对付我,也在暗地里做过不少的小动作,正好现在咱们也算两清了!明人不说暗话,你提条件吧!要怎么样才能够帮我?」刘国培平静的说道,相信吴建新是一个聪明人,他能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吴台长在听完刘国培的话后,不像没有了前面的紧张,反而好像还完全放松了下来,冷笑一声,一句话都没有说,慢慢闭上了眼前,悠闲的靠在了卡宴座椅上,样子十分的享受!  妈的,刚才还敢威胁我,现在看看是你急还是我急!吴台长得意的在心里说道,简直无法想像就在几分钟前,他还是一副连说话都不利索的样子!  「你他妈」本来就对吴建新很不爽的孟远,现在看到他这样一副欠揍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立马就抓起他的衬衫领子想要动手。  「孟远,住手!」不过还是被刘国培喝住了。  「哼!」吴台长用力的推开孟远抓住自己衣领的手,冷哼一声,继续闭上了眼睛。  「100万!我要你所知道的关於萧青与王良的所有信息!」刘国培朝吴台长伸出一个手指。  「200万?」两个手指。  「500万!」刘国培已经有点不悦了,直接伸出了一只手掌,如果这个条件他还不答应的话,那就是他贪得无厌了。  「别费心了,刘总!我虽然赚的没有你多,但是好歹也是中心电视台的副台长,你认为我会在意这点钱吗?我承认你很有头脑,是个聪明人,我也喜欢跟聪明人合作,能够拿下西城改造合同你当之无愧!没错,我确实有很多你想要知道的信息!  不过可惜的是我并不能够跟你合作,因为我要的你给不了!而他们却能给我!「吴建新终於是睁开了眼睛,看着刘国培,缓缓的说道。  「你想要什么?」这次没等刘国培开口,孟远就想问了出来。  「哼!」听到孟远问自己,吴建新并没回答他,而是很轻蔑的瞟了他一眼,然后接着转向了刘国培,「我想要的是中心电视台台长的位置!你能给我?」。  「呵呵这个我当然不能!」其实刚才在提到500万的时候,吴建新没有答应,刘国培心里就隐约已经猜到了他想要的是前程而不是钱,现在果然印证了。  「那没办法了,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爱莫能助!刘总,今天见到你,我还是很高兴的,你没有我想像中的差!拜拜~ 」吴建新故意做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说道,说完就拉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等等!」就在吴建新一条腿已经迈出车门的时候,刘国培开口了。  刘国培的突然开口,让吴建新心里瞬间又变得很没底,担心他会不会因为合作没谈拢,就想要对自己下硬手!「怎么?刘总你」吴建新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变得有点心虚了。  「吴台长,不用多想,我还不至於是你想的那种小人!」似乎是出了吴建新的心思,刘国培先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来打消他心中的顾虑,「我刚才说的那个条件永久有效!吴台长你只要想清楚了随时来找我!另外我还有一个私人的忙想请你帮我下!」。  「嘿嘿这个,好说,好说!」心思再一次被看透,吴建新讪讪的笑了一笑,同时也是很配合的停了下来,做回到车里面。说实话,他还真不敢太过於拒绝刘国培,特别是还有一个已经跟自己闹翻的孟远在场,知道要是如果完全不配,天晓得自己今天能不能安全离开。  「把你所知道的这个女人的信息全告诉我!这是我的底线,吴台长你没有选择,只要说完,你就可以走了,我绝不留你!但是如果骗我我还是那句话,你会后悔的!」刘国培从自己手机里调出了妻子唐梓昕的相片,然后递到了吴建新的面前。  70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一听说可以离开了,吴建新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连忙接过了刘国培的手机,往屏幕上看去,「原来是她啊!」在看到唐梓昕照片的一瞬间,不由自主的轻呼了一句。  「把你知道的关於她的信息都告诉我!」很显然从吴建新的语气中就可以听得出来,他肯定是见过妻子的,那自然从他这里就可以瞭解到自己想知道的这段时间发生在妻子身上的事,屏住呼吸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刘总,这个女人我不认识啊!」原本还寄希望於从吴建新这里得到信息的刘国培,怎么也没想到他接下来居然是这么一句让人大跌眼镜的话。  在失望的同时,一股隐忍已久的怒火逐渐在刘国培心中越燃越旺,他当然不会相信吴建新说的是实话,本能的认为他是在耍自己!看来也许是自己太『仁慈』,是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吴台长,我觉得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吧!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孟远!「刘国培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朝旁边的孟远使了一个眼色。  多年的好兄弟,默契自是不用说了!心领神会的孟远嘴角一扬朝吴建新坏笑一下,身体前倾,慢慢靠了过去。  吴建新开始还以为刘国培又是在跟自己玩心理战,想要吓唬自己,本来还打算装一下,可是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孟远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这才意识到刘国培这次是玩真的,顿时就坐不住了,心里一慌,也不装了,开口喊道,「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不过孟远完全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继续朝他靠过去,准备狠狠教训他一次,大不了这个记者的工作不干了就是!  「慢着,我还有话说!」吴建新见孟远不理会自己,於是急忙转向刘国培喊了一句。  妈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一百步都已经过去了九十九步,要是还在这最后一步吃个哑巴亏,那老子也太划不来了,他当然知道孟远现在对自己很是不爽,也明白他靠近是想要干什么。  看到吴建新似乎还有话要说,刘国培知道作用已经起到了,挥了挥手示意孟远停下,然后静静的看着吴建新,等待着他的开口。  「刘总,我刚才说的真是实话,我来中海才多久啊,我确实是不认识这个女人!」吴建新无奈的朝刘国培低声说道,「这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我有必要骗你吗?」。  「不认识?不认识,那你刚才说的『原来是她』什么意思?你还敢说不是在耍我们?」  孟远显然还是对吴建新的话不相信,大声的开口反驳道。  「那是因为我见过她很多次啊!不认识,难道我还不能见过她吗?」看到孟远这小子现在还在找自己麻烦,吴建新也是很上头,反问了他一句,同时在心里面随便问候了孟远全家十八遍!  「你们要不信我说的话,现在你们就去香兰街旁边的云水间小区,大门进去不远第一栋三层的豪华别墅,她现在就在那里!」似乎是怕两人还不相信自己,吴建新不由又信誓旦旦的说道。  仔细想了一下,刘国培觉得吴建新说的可能真是实话,因为妻子现在确实就是在云水间小区,至少这一点他没有骗自己!也许他真的不认识妻子!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刘国培故作糊涂,想要继续从吴建新口中套出一点话来。  「嘿嘿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因为我跟伊一就是从那里回来的!而且伊一好像跟她挺熟悉的,刘总你怎么对这个女人这么感兴趣?是不是」吴建新用一种男人之间都懂的笑声,低沉的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女的长得也真是他妈的好看!那脸,那胸,那屁股谁看了都会受不了!也难怪刘总你会这样上心!」吴建新又接着说道,而且越说越来劲,脸上充满了淫荡的表情,很是不堪。  但是显然,说的正起兴的他没有注意到刘国培的脸色正越来越难看  「她一个人在那里还是?」刘国培强忍着心中即将爆发的怒意,继续问道。  「不不不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呢?她是萧青的女人,当然是跟萧青一起啊!不过我私下里听别人说起过,这女人其实是有老公的,只是后面不知道怎么就被萧青给泡上了!!这不两人就住在云水间的别墅里吗!萧青那小子每天晚上肯定都是爽翻了,这么漂亮的女人那还不得干个一夜啊!妈的,真是好白菜被猪给拱了!」吴建新岔岔不平的说道,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人会跟萧青那个胖子在一起。  「刘总,你不知道那天」刚说完,吴建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接上了话。  不过这次,他还没说完就被刘国培打断了。  「你刚才说她是谁的女人?」语气阴森,冰冷到了极点,彷彿来自地狱一样,让人听起来有点不寒而栗。  不知道为什么,刘国培这个莫名其妙的行为让吴建新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隐约能够感受到刘国培身上有一股沖天的怒意,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吴建新在心里自言自语的问道,可是想了一下又觉得自己说的话没什么问题啊,不可能会得罪他,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於是不再去管,而是看向刘国培回答道,「萧青啊!」,刚刚说出萧青两个字,吴建新的身体就『啊』的一声,『飞』出车外,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而刘国培缓缓的收回了拳头,然后走下车,冷冷的站在倒地哀嚎的吴建新面前,刘国培出手是因为他已经触犯了自己的底线!在打定注意要再见妻子一面问个清楚之前,谁也不能侮辱她!  就像是孟远说的,也许妻子真的有很多的难言之隐,也许妻子真的正等着自己去救她!总之没有弄清楚这一切,妻子,就是自己的逆鳞!谁也不能触碰!  「你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为什么对我动手!!」倒在地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的吴建新满脸痛苦的捂着脸,用手指着刘国培,大声的吼道。从他嘴角滑落的一丝血迹,就可以看得出来,刚才那一拳真的很重!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71夜摊上的惊悟  说完这句话,表情冰冷的刘国培就不再去看吴建新,而是转身回到了车上。  『轰——』引擎发出一声猛烈的咆哮,瞬间卡宴向前射了出去,只留下一溜白烟和倒地呻吟的吴建新。  痛苦中吴建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目光充满了怨恨,妈的,敢对我动手,好,刘国培,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保时捷卡宴在天府酒店的大门外停了下来。  「国培,你刚才打了吴建新,他可能会报复,我这边虽然会替你盯住,不过你还是稍微提防一下!」孟远打开车门刚准备下车,又突然回头说了一句。  「不用,该来的总会来,躲是躲不过去的,而且我也不准备躲!放心,我没事的!  倒是你,孟远,这次兄弟把你连累了,吴建新说不定会拿你来发泄!要不你别回去了跟我一起干吧?!「刘国培觉得很对不起孟远,因为他完全是被自己牵扯进来的,而且很可能还会由於自己的事丢掉工作。  「哈哈不了!我什么水平自己还不清楚啊,我不是干大事的人!我就在这干着,看他能把我怎么样!要是实在不行,大不了不干了,反正我妈天天催着我回家结婚!」孟远大笑着说道,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其实刘国培知道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不担心,这是真兄弟之间才会有的一种感情!所以也不点破,回了孟远一个微笑,「那我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时间慢慢来到了凌晨。  黑色的保时捷卡宴漫无目的的行驶在街道上,虽已是步入深夜,但是这条商业街还是依旧的繁华,街边的路灯以及各种商铺、写字楼里的灯光将这里点缀的跟白天一样。对於中海这个国际大都市来说,此刻,夜生

 

 

 

 

 

 

 

 

 

 

 

 

 

 

 

友情链接: 手机投注开户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现金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苹果 线上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 永利百家乐 线上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在线网站 澳门百家官网 网站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下注网址 微星棋牌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平台 威尼斯人真实官网 威尼斯人平台官方 娱乐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会员 威尼斯人现金导航 维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澳门官方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在官网 澳门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线上下注 威尼斯人导航网址 威尼斯人导航网站 正规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真人 威尼斯人真钱游戏 威尼斯人彩票官网 正规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电子游戏 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百家乐下载 澳门威尼斯人充值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网址下注 魔方棋牌 威尼斯人网址真人 澳门注册网站 百家乐娱乐网 威尼斯人投注网站 真人娱乐开户 威尼斯人真人下注 澳门开户 威尼斯人官方网投 真人百家乐网站 澳门赌场开户